宝鸡头条

宝鸡网上有害信息
网络谣言曝光台
宝鸡举报
陕西网上有害信息
坚持开展“扫黄打非” 净化社会文化环境
违法不良信息举报:0917-3376965 邮箱:bjnews@163.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:61120180004

微信

微信

微博

微博

APP

APP

首页 > > 正文

那些年的冬日里,我们玩过的游戏

时间:2021-12-20 10:06:41   

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,记忆好似一本线装书,珍藏了我们的喜怒哀乐。

上世纪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,诸如打沙包、踢毽子、跳皮筋、打木猴、斗鸡、玩玻璃弹球、滚铁环、拍烟盒、打弹弓、玩链条手枪等简单的游戏,伴随我们度过快乐的童年时光。

至今不能忘记,在那些寒冷的冬日里,这些游戏带给我们恒久的温暖。

踢毽子

踢毽子是一项简便易行的健身活动,也是一项民间传统体育活动。据资料记载:毽子在汉朝时候就有了。

毽子的种类分为花毽和毽球,我们一般能见到的大多为花毽。

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鸡毛毽。

在村广场边的那棵大槐树下,我在她们一群人之外远远地站着,眼睛却盯着上下翻飞的鸡毛毽。她们一阵高过一阵的嬉闹声,吸引了好几个像我这样的小孩。我那时最多四五岁,她们的个子都比我要高出一头,自然看不上我这个“小不点”,也不愿意带我玩,会碍事的。

她们有好几个鸡毛毽,比赛看谁踢得个数多。那些插着五六根褐黄色鸡毛的物件真神奇,听话地随着她们的脚踝一拐一拐,被轻松地踢起,又不偏不倚地正落在脚踝处,就是落不到地上。

女孩子都喜欢踢毽子,我也很快掌握了技巧,有了自己的玩伴。小而精致的鸡毛毽身负重任,在阳光下泛起缕缕金光,于所有人的期待目光中高傲起舞。“九十八、九十九、一百……”欢呼声响起,又一个新纪录诞生了。

我们常见的鸡毛毽大多一拃来高,以公鸡毛做毽身、铜钱或塑料片做底座。如此制成的鸡毛毽既美观,又有弹性,踢起来容易掌握速度。弹性好的毽子,玩起来难度就低,各式各样动作不断被创新出来,绕转、穿插、跳踢、头顶等随意衔接,动静结合,左右腾挪,妙趣横生,令观者赏心悦目。踢毽子总离不开“准”和“稳”。动作准确,会减少失误,精神集中,动作就不会慌乱无章,干净利索的动作,对游刃有余地踢出“花”来至关重要。

一只又一只的鸡毛毽陪我度过了许多欢乐时光。在湛蓝天空的朵朵白云下,在凉风送爽的晚饭后,在我孤单一人在家时,都有鸡毛毽默默相伴。有多少人与我一样,不停地踢着、转着、跳着,直到累出一身汗。如今,踢毽子已不再是女孩子的专利,由这项民间运动衍生而出的毽球已是一项正式体育比赛项目。也许从儿时就与毽子结下“不解之缘”,在不经意间的抬腿、弯腰、转身、跳跃,让我的大脑、骨骼、肌肉得到锻炼,身体变得协调、柔韧、灵活。曾代表单位参加毽球比赛,在捧得奖杯的那一刻,让人不禁回想起儿时那上下翻飞的鸡毛毽。(贺晓春)

打木猴

冬日的午后,我带着女儿去城墙遗址公园游玩,女儿被地上不停旋转的不锈钢陀螺吸引住了。看着巨型陀螺被皮鞭抽打着、旋转着,我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自己小时候打木猴的情景。

木猴的制作比较简单。找一段木棒,锯下一小段,将它削成圆锥体。豪华版的,会在圆锥尖顶处镶嵌一颗架子车、自行车轴承里的小钢珠,这样可以减小阻力,转得更快。

打木猴需要一根鞭子。找一根木棍或者竹棍,系上一根结实的绳子就可以。打木猴最佳场地是平地,地面平整阻力就小,碾晒粮食的麦场就成了最佳选择。经过碌碡碾压,麦场的地面平整而硬实。木猴的发法基本是蹲在地上,将绳子一圈圈缠在木猴上,左手扶住木猴,右手往外抽动鞭子,一圈圈展开的绳子带动木猴快速旋转,当鞭子抽尽,木猴已经在原地飞快地直立旋转着。当它慢下来时,抽一鞭子,它又转得快了。

冬日里寒风刺骨,课间,操场上我们男孩子自发的打木猴比赛热火朝天。一只只木猴在硬实的土操场上飞速旋转,大大小小的木猴旋转着、碰撞着。两只木猴相撞都倒地,主人垂头丧气退出。随着一只只木猴倒地,败者低着头退出场地,胜者则骄傲地振臂欢呼。

转眼间我已年近半百,每每看到自家孩子的玩具多得没地方放,感叹如今的孩子们可是生在了福窝里啊,也会想起自己艰苦的童年,虽然玩具稀少,却是那么欢快。我恍然明白,快乐是自己营造的,跟物质无关。(刘建生)  

耍烟盒

在我小时候有一种游戏——耍烟盒,将大人们吸过纸烟的烟盒子拆开,去掉里面的锡纸,折成竖条状,它就成了我们耍烟盒这个游戏的“筹码”,还随香烟的市场价排出了档次。

依稀记得当年耍烟盒时,对烟盒的排位有这么一个口歌:“一中华、二牡丹、三群英。”这三个香烟品牌都出自上海卷烟厂。当时的上海工业在全国绝对是一流的,这个排位就是对上海的工业地位和影响力的高度认可。除过这三甲品牌,其次排位才是大前门、金丝猴、大雁塔这些非上海产的地方产品,最末位的就是当年宝鸡卷烟厂生产的羊群香烟,因为它当时只卖9分钱一盒。

耍烟盒,就得收集烟盒,无论外出去市里、去乡里,我的注意力总在那些僻背的角落,如果发现烟盒,就飞奔过去,迅速捡起来,然后装作没事似的装进口袋。有时候去亲戚家,看到大人们抽的纸烟,总想他们快点抽,我好收烟盒。可有时候,他们偏偏抽得很慢,以至于我都有上去拆了他们的烟盒的冲动。

知道我爱耍烟盒,为了我的烟盒这事,全家人都费了心思,他们外出能捡到烟盒都会顺便给我带回来。我爷爷知道我的这个爱好,往往打开一盒烟之后,直接先把烟盒拆给我,他只得用锡纸凑合包起香烟。最为感人的是,有一年,妈妈和妹妹去坐火车,在火车站里,妹妹看见一个烟盒,就跑了过去捡了起来,回来得意地给妈妈说:“我给我哥拾到一个烟盒。”当妈妈告诉我这件事情时,我感动得差点掉了眼泪。

耍烟盒就得有输赢,“排兵布阵”很有讲究,双方或几方对手都是将选好的烟盒藏在身后,待口令结束之时,一起伸出手来,按照烟盒的价值高低排出玩的顺序。第一个拿着厚厚的一沓子烟盒,这个游戏非常讲究手的力道和投出的时机与技巧,玩不好,甚至都会“颗粒无收”,那只有剩下懊悔和不甘,败了,只得灰溜溜地站在一边,看着其他对手一展身手。玩得好的,一把就赢走了多半,然后骄傲地向对手炫耀。最后,余下人只有分这剩下的一点“残羹冷炙”。

有的高手,玩烟盒胜多输少,家里积攒的烟盒子都有几麻袋,后来,全被家人烧炕、烧锅用了,最终化为灰烬。那些在我们眼中无比珍贵的烟盒就这样没了,让人心里还是有些依依不舍。

如今的孩子,早已不玩烟盒了,在我们那代人的记忆深处,这个简单的昔日游戏依旧在温暖着我们的记忆,让人时而想起……(王商君)

(来源:宝鸡日报)

宝鸡新闻网最新原创作品:

一份学习手册,请宝鸡人从速查收

编辑:陈云哲

推荐阅读

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