邮箱

您所在的位置:

首页>宝鸡之宝>正文

听宝鸡非遗传承人胡小红讲述泥塑坐虎的故事

发布日期:2022-06-20 10:30:32 阅读量:2660

凤翔泥塑发源于凤翔区城关镇六营村,是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数十年来,经过一代又一代乡土艺人的传承和发扬,如今,凤翔泥塑已登上国家邮票、走进高校课堂、亮相央视春晚,成为享誉国内、蜚声海外的艺术精品。

251ab9d1881506883e6defccd7226c99_img_176_272_513_302.jpg

胡深指导胡小红绘制泥塑

提到凤翔泥塑,就不能不提一个人——凤翔泥塑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胡深。自上世纪60年代起,胡深对传统泥塑就进行了大胆创新,为“泥耍活”赋予了浓郁的地方特色和生活气息。他也因此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“民间工艺美术大师”殊荣。

在胡深各类作品中,坐虎绝对是最具代表性的一种。他创作的坐虎造型夸张、色彩明艳,拙朴而又灵动,大气而又精致。上世纪90年代初,胡深为庆贺外孙满月而创作的泥塑坐虎,饱含着老人对后辈的希冀和对艺术的求索,成为他所有坐虎作品中最传神、最经典的一件。

251ab9d1881506883e6defccd7226c99_img_176_597_336_196.jpg

胡小红悉心保管父亲绘制的泥塑坐虎

这件泥塑坐虎,如今珍藏在胡深的女儿、凤翔泥塑市级传承人胡小红家中。

寄托着情感

夏日午后,胡小红准备哄外孙睡觉。孩子刚满1岁,翻来覆去不肯睡,捏着一件泥塑虎不撒手。“这娃特别喜欢泥塑,跟他爸小时候一样。”胡小红看着孩子,满眼慈爱。

时光回到30多年前,那是上世纪80年代末、90年代初,凤翔泥塑经过胡深等人的创新,已逐渐在全省乃至全国有了名气,六营村几乎家家户户都做起了泥塑生意。胡深也带着儿子胡永兴、胡永录,女儿胡小红和两个儿媳,乐此不疲地从事着泥塑创作,他们家也因此被誉为“泥塑世家”。

1991年,胡小红的儿子出生,满月那天,胡深把一件高约50厘米、重约5公斤的泥塑坐虎交到胡小红手中。在六营村,有结婚送挂虎、满月送坐虎的风俗,但胡深送给外孙的这件坐虎,却跟其他艺人创作的不一样。老虎呈坐姿,头转向左侧,脑袋大、躯干短,眼睛圆、耳朵翘,前腿直、后腿曲,整体看上去刚柔相济、动静结合。特别是面部,眉弓高耸,颧骨突出,嘴角下沉,目光如炬,直视前方,给人以不怒自威的感觉,恰符合坐虎守护孩子健康平安成长的传统意义。

胡小红说,父亲将爱与期望全部融进作品,这件泥塑坐虎寄托着他真挚而朴素的情感。

彰显着艺术

在这件泥塑坐虎之前,胡深和其他艺人也创作过坐虎作品,但这件作品堪称艺术价值最高的一件。

胡小红介绍,这件泥塑坐虎在绘制上,父亲使用了多种吉祥图案,在耳朵和背部两侧,绘有莲花,代表连年有余,在腹部两侧,绘有石榴,代表多子多福,在额头、颧骨和后腿上方,绘有铜钱,代表招财进宝,在臀部两侧,绘有牡丹,代表富贵吉祥。此外,这件作品还大量使用了云纹、锯齿纹、月牙纹,都是此前坐虎所没有的。整件作品除了白色的底和黑色的线,只使用了红色一种颜色,但通过明暗、深浅变化,让作品的色彩丰富、饱满起来。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在坐虎前腿两侧,父亲自上而下写了“长命百岁”四个繁体字,与周围图案和纹饰完美融合。

胡小红说,父亲创作这件泥塑坐虎那年整60岁,正是艺术造诣炉火纯青的年纪。这件作品是他创作力的集中、典型体现,也成为后辈艺人创作泥塑坐虎的范例和模板。今年是虎年,胡小红也创作了一件泥塑坐虎,尽管竭心尽力,但她总觉得,跟父亲的作品比起来还是有差距。

传承着家风

2019年底,胡深因病与世长辞。直到父亲去世前,胡小红还请教他,灵感从哪来,思维是什么,为啥能把泥塑做得这么好?胡深沉思许久,说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在胡小红看来,父亲之所以有这样的成就,缘于他善于观察、勤于练习,对泥塑艺术有着执着而朴素的爱。胡小红记得,以前,自己画的老虎,每个爪子上有5个脚趾,父亲画的老虎,每个爪子上有4个脚趾。有一次,她就这个问题请教父亲,老虎到底有几个脚趾?父亲严厉地批评她:“我娃,你真是冷着哩,连老虎几个脚趾都不知道,还好意思说咱们是泥塑世家?”后来,胡小红反复观察发现,老虎前爪有5个脚趾,4个在前,1个在后,后爪有4个脚趾,并在一起,所以父亲画的老虎爪子,无论前后都只有4个脚趾,如果在前爪正面画5个脚趾,那就有失真实、贻笑大方了。

关于泥塑创作,胡深有句话令胡小红印象深刻:宁可三天做一个,也不一天做三个。“他对我们要求非常严格,比如一下午就让画一个眼睛,稍有不对,他就抢过来把泥塑扔掉了。”胡小红说,也正是这份认真和严谨,激励着后辈在泥塑创作之路上如履薄冰,一丝一毫也不敢怠慢。

胡小红的儿子受长辈影响,从小酷爱泥塑。大学毕业后,主动投身泥塑艺术创作和产业发展,在继承传统的同时,积极把新思维、新理念融入其中。胡小红说:“儿子每次回家,都会端详这件泥塑坐虎。对他而言,外爷留给自己的,不只是个‘泥耍活’,也是一件‘传家宝’,更是一份值得奋斗和奉献一生的事业。”(宝鸡日报)

编辑:刘悦